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

成都豪华办公楼的“新仇旧恨”

想通过一次果断的拍卖,就一劳永逸地解决新大楼前后的所有问题,成都市政府有些奢望了 作者:长平 7月16日上午,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召开会议宣布,成都市政府新行政中心将对外拍卖,拍卖所…

想通过一次果断的拍卖,就一劳永逸地解决新大楼前后的所有问题,成都市政府有些奢望了

作者:长平

7月16日上午,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召开会议宣布,成都市政府新行政中心将对外拍卖,拍卖所得全部用于受灾群众安置和灾后重建。当日下午,成都市政府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正式通报了这一消息。

地震后的成都有些尴尬,一方面它不希望大家视之为灾区,因为那样会影响商贸和旅游;另一方面它又借人们对灾区的同情向外求助。这种尴尬更集中地体现在政府的角色上,一方面这个角色担负着带领城市进行危机公关、走出震后阴影的重任,另一方面它自身的形象随时遭到质疑。最理想的结果是,政府在带领城市攻克发展危机的同时,也解决了自身的信任危机。成都市政府拍卖豪华办公大楼的举措,似乎就有一举两得的动机。

虽然成都市政府只强调其中一个目的,就是为了解决震后市县财政数百亿的资金缺口,而不会直接承认这个豪华办公中心给政府带来的信任危机,但事实上,地震后不久,网上就有帖子说,成都市政府选了个吉日(5月15日)悄悄搬进了豪华乐园。虽然事后证明这是误传,搬迁在地震前就已经开始了,但民众的误解背后往往是积久的怨气。这个豪华办公楼群立刻被推到舆论的聚光灯下,使得成都市政府进退失据。

关于这个豪华办公楼群的拍卖,民间有多种传闻。一种是说,拍卖系基于“以民生为重”的主动决策,于成都地方政府而言,这种传言是最有利的。其次的传闻是说政府纯粹是被资金逼迫,住不起新楼。最坏的一种是猜测新楼达不到抗震标准,这也许纯属无稽之谈。在中国目前的制度格局中,地方政府硬撑着搬进已经投入使用的新楼,也不会有来自法律或行政的责任追究。所以我宁可相信,成都市政府此举是基于一种树立形象的善意,是它正在进行的危机公关的一部分。

这无疑是一种值得赞赏的举措,但是未必会立即得到喝彩。成都市政府应该看到,这只是它的所有行政行为链条上的一个突出的点,人们不会孤立地只看见这一个点如何闪光,而是会站在这里瞻前顾后,从而发出更多的疑问。当日的新闻发布会上,成都市委宣传部长何华章说:“汶川大地震改变了我们办事情、做决策的基础。”按照他的表述,现在的基础是“以民生为重”。那么以前的基础是什么呢?这个耗资12亿的豪华办公楼群到底为什么要修建?政府不会解释成为了让公务员去享受,而会说高级的形象有利于招商引资,完善的条件有利于提高办事效率。那么到底有没有科学的数据证明,豪华办公大楼对政府的形象是提高还是降低,对招商引资和办事效率的作用究竟几何?

往后看,人们会关心拍卖到底怎样进行?如果当初投建就没有一个程序让民众意见参与来约束政府行为,那么谁敢担保此后的拍卖能够公开、公平和公正?说到底,公共财政的进账和出账,到底谁说了算?怎样说怎样算?其次,那些已经在新楼周边置业的公务员,以及因为这个庞然大物而水涨船高的地产和商业,是否只能自认倒霉?其间的商业纷争,我相信远比政府的一纸决策更加复杂。

作为一个曾经在成都生活并热爱它的人,我愿意更多地看到政府行为积极的一面,希望这个城市能够尽快恢复生机。但是我知道,身处其中的市民要求更高,他们太清楚政府不科学的决策对自己生活的左右力量了。这就像一些热爱中国文化的外国人,不如我们自己那样明白自己的问题一样。所以想通过一次果断的拍卖,就一劳永逸地解决新大楼前后的所有问题,成都市政府有些奢望了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今日头条新闻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maiqism.com/shehui/76453/

作者: maiqi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